第三

赵子曰 老舍 10652 字 7个月前

桌上的小洋钟叮叮的敲了六下。赵子曰很勇敢的睁开眼。“起!”他自己盘算着:“到公园看雪去!老柏树们挂着白胡子,大红墙上戴着白硬领,美呀!……也有益于身体!”南屋的门开了。赵子曰在被窝里瓮声瓮气的喊:“老李吧?干什么去?”

“踏雪去!”李景纯回答。

“等一等,一同去!”

“公园前门等你,雪下得不厚,我怕一出太阳就全化了!”李景纯说着已走到院中。

“好!水榭西边的小草亭子上见!”赵子曰回答。街门开了,赵子曰听得真真的。他的兴味更增高了:“说起就起!一!二!三!”

“一……,二……,雪……,踏……”他脑中一圈两圈的画了几个白圈。白圈越转越小,眼睛随着白圈的缩小渐渐往一处闭。眼睛闭好,红松,绿雪,灰色的贾波林,……演开了“大闹公园”。

太阳慢腾腾的从未散净的灰云里探出头来,檐前渐渐的滴,滴,一声声的往下落水珠。

李顺进来升火,又把赵子曰的好梦打断:“李顺!什么时候了?”

“八点多了?先生。”

“天晴了没有?”赵子曰的头依然在蓄满独门自制香甜而又酸溜溜的炭气的被窝里埋着。

“太阳出来好高啦,先生。”

“得!等踏泞泥吧!”赵子曰哀而不伤的叨唠着:“可是,多睡一会儿也不错!今天是?礼拜四!早晨没功课,睡!”“好热呀——白薯!”门外春二,“昔为东陵侯”,“今卖煮白薯”的汉军镶蓝旗人,小铜钟似的吆喝着。

“妹妹的!你不吆喝不成吗!”赵子曰海底捞月的把头深深往被里一缩:“大冷的天不在家中坐着,出来挨骂!”“栗子味咧——真热!”这一声差不多象堵着第三号的屋门喊的。

“不睡了!”赵子曰怒气不打一处来:“不出去打你个死东西,不姓赵!”他一鼓作气的坐起来,三下五除二的穿上衣裤,下地,披上皮袍,跑出去!

“赵先生!真正赛栗子!”春二笑着说:“照顾照顾!我的先生,财神爷!”

“春——二!”

“嗐!来呀,先生!看看咱的白薯漂亮不漂亮!”“啊?”

“来,先生!我给您哪挑块干瓤儿的!”

赵子曰点了点头,慢慢的走过去。看了看白薯锅,真的娇黄的一锅白薯,煮得咕嘟咕嘟的冒着金圈银眼的小气泡。“那块锅心几个子?”赵子曰舐了舐上下嘴唇,咽了一口隔夜原封的浓唾沫。

“跟先生敢讲价?好!随意赏!”春二的话说的比他的白薯还甜美,假如在“白薯界”有“卖白薯”与“说白薯”两派,春二当然是属于后一派。

赵子曰忍不住,又觉得不值的,笑了一笑。

春二用刀尖轻轻的把那块“钦定”的白薯挑在碟子里,跟着横着两刀,竖着一刀,切成六小块,然后,不必忙而要显着忙的用小木杓盛了一杓半粘汁,匀匀的往碟上一洒。手续丝毫不苟,作的活泼而有生气。最后,恭恭敬敬双手递给赵子曰。

“雪下完倒不冷啦?”赵子曰蹲在锅旁,一边吃一边说。对面坐着一个垂涎三尺的小黑白花狗,挤鼻弄眼的希望吃些白薯须子和皮——或总称曰“薯余”。

“是!先生!可不是!”春二回答:“我告诉您说,十月见雪,明年必是好年头儿!盼着啵,穷小子们好多吃两顿白面!”“可是雪下得不厚!”

“不厚!先生!不厚!大概其说吧,也就是五分来的。不到一寸,不!”

赵子曰斜着眼瞪了春二一眼,然后把精神集中到白薯碟子上。他把那块白薯已吃了四分之三,忽然觉悟了:“呸!呸!还没漱口,不合卫生!咳!啵!”

“先生!白薯清心败火,吃完了一天不漱口也不要紧!”春二笑着说,心中唯恐因为不合卫生的罪案而少赚几个铜子。“谁信你的话,瞎扯!”赵子曰把碟子扔在地上,春二和那条小黑白花狗一齐冲锋去抢。小狗没吃成“薯余”,反挨了春二一脚。赵子曰立起来往院里走,口中不住的喊李顺。“嗐!”李顺在院里答应。

“给春二拿一毛钱!”

“嗐!”

“好热呀——白薯!……”

李景纯是在名正大学学哲学的。秀瘦的一张,脑门微向前杓着一点。两只眼睛分外的精神,由秀弱之中带出一股坚毅的气象来。身量不高,背儿略微向前探着一些。身上一件蓝布棉袍,罩着青呢马褂,把沈毅的态度更作足了几分。天台公寓的人们,有的钦佩他,有的由嫉妒而恨他,可是他自己永远是很温和有礼的。

“老赵!早晨没有功课?”李景纯踏雪回来,在第三号窗外问。

“进来,老李!我该死,一合眼把一块雪景丢了!”赵子曰不一定准后悔而带着后悔的样子说。

“等再下吧!”李景纯进去,把一只小椅搬到炉旁,坐下。“老李,咋天晚上为什么不过来会议?”赵子曰笑着问。“我说话便得罪人,不如不来!”李景纯回答:“再说,会议的结果出不去‘打’,我根本不赞成!”

“是吗?好!老李你坐着,我温习温习英文。”赵子曰对李景纯不知为什么总有几分畏惧的样子。更奇怪的是他不见着李景纯也想不起念书,一见李景纯立刻就把书瘾引起来。他从桌上拿起一本小书,嗽了两声,又耸了耸肩,面对着墙郑重的念起来:“Aboy,Apeach”,他又嗽了两声,跟着低声的沈吟:“一个‘博爱’,一个‘屁吃’!”“把书放下!”李景纯忍不住的笑了,“我和你谈一谈!”

“这可是你叫我放下书?”赵子曰板着面孔问。李景纯没回答。

“得!”赵子曰噗哧一笑:“放下就放下吧!”他把那本小书往桌一扔,就手拿起一支烟卷;自然“踢着我走!”的誓谁也没有他自己记的清楚,可是——不在乎!

李景纯低着头静默了半天,把要说的话自己先在心中读了一遍,然后低声的问:“老赵!你到年底二十六岁了?”

“不错呀!”赵子曰说着用手摸了摸唇上的胡子茬,不错,是!是个年壮力足虎头虎脑的英雄。

“比我大两岁!”

“是你的老大哥!哈哈!”赵子曰老气横秋的用食指弹了弹烟灰,真带出一些老大哥的派头。好象老大哥应当吃烟卷,和老爷子该吸鸦片,都应该定在“宪法”上似的。“老大哥将来作什么呢?”李景纯立起来,低着头来回走。“谁知道呢!”

“不该知道?”李景纯看了赵子曰一眼。

“这——该!该知道!”赵子曰开始觉得周身有些不自在,用他那短而粗好象五根香蕉似的手指,小肉扒子一般的抓了抓头。又特别从五个手指之中选了一个,食指,翻过来掉过去的挖着鼻孔。

“现在何不想想呢?”

“一时那想得起来!”赵子曰确是想了一想,真的没想起来什么好主意。

“我要替你想想呢?”李景纯冷静而诚恳的问。“我听你的!”赵子曰无意中把半支烟卷扔在火炉内,两只眼绕着弯儿看李景纯,不敢和他对眼光。

“老赵!你我同学差不多快二年了,”李景纯又坐在炉旁。

“假如你不以我为不值得一交的朋友,我愿——”“老李!”赵子曰显出诚恳的样子来了:“照直说!我要不听好话,我是个dog,Misterdog!”说完这两个英国字,好在,又把恳切的样子赶走了七八分。

“——把我对你的态度说出来。老赵!我不是个喜欢多交朋友的人,可是我看准了一个人,不必他有钱,不必他的学问比我强,我愿真心帮助他。你的钱,其实是你父亲的,我没看在眼里。你的行为,拿你花钱说,我实在看不下去。可是我以为你是个可交的朋友,因为你的心好!——”赵子曰的心,他自己听得见,直噗咚噗咚的跳。“——你的学业,不客气的说,可谓一无所成,可是你并不是不聪明;不然你怎么能写《麻雀入门》,怎能把‘二簧’唱的那么好呢!你有一片好心,又有一些天才,设苦你照现在的生活往下干,我真替你发愁!”

“老李!你说到我的心坎上啦!”赵子曰的十万八千毛孔,个个象火车放汽似的,飕飕的往外射凉气。从脚后跟到天灵盖一致的颤动,才发出这样空前的,革命的,口是心非的(也许不然)一句话。

“到底是谁的过错?”李景纯看着赵子曰,赵子曰的脸紫中又透着一点绿了,好象电光绸,时兴的洋服材料,那么红一缕,绿一缕的——并不难看!

“我自己不好!”

“自然你自己不能辞其咎,可是外界的引诱,势力也不小。以交朋友说,你有几个真朋友?以你的那个唯一的好友说,大概你明白他是谁,他是你的朋友,还是仇人?”“我知道!欧——”

“不管他是谁吧,现在只看你有无除恶向善的心,决心!”“老李!看着!我能用我将来的行为报答你的善意!”赵子曰一着急,居然把在他心中,或者无论在那儿吧,藏着的那个“真赵子曰”显露出来。这个真赵子曰一定不是鹰鼻,狗眼,猪嘴的那个赵子曰,因为你闭上眼,单用你的“心耳”听这句话,决不是猪嘴所能喷出来的。

“如果你能逃出这个恶势力,第二步当想一个正当的营业!”李景纯越发的镇静了一些。

“你说我作什么好?”

“有三条道:”李景纯慢慢的舒出三个手指来,定睛看了手指半天才接着说:“第一,选一门功课死干四五年。这最难!你的心一时安不下去!第二,你家里有地?”

“有个十几顷!”赵子曰说着,脸上和心里,好象,一齐红了一红。惭愧,前几天还要指着那些田地和农商总长的儿子在麻雀场上见个上下高低!

“买些农学的书籍和新式农器,回家一半读书,一半实验。这稳当易作,而且如有所得,有益于农民不浅!第三,”李景纯停顿了半天才接着说:“这是最危险的!最危险!在社会上找一些事作。没有充分的知识而作事,危险!有学问而找不到事作,甚至于饿死,死也光明;没学问而只求一碗饭吃,我说的是你和我,不管旁人,那和偷东西吃的老鼠一样,不但犯了偷盗的罪过,或者还播散一些传染病!不过,你能自己收敛,作事实在能得一些经验;自然好坏经验全可以算作经验!总之,无论如何,我们该当往前走,往好处走!那怕针尖那样小的好事,到底是好事!”

李景纯一手托着腮,静静的看着炉中的火苗一跳一跳的好象几个小淘气儿吐着小红舌头嬉皮笑脸的笑。赵子曰半张着嘴,直着眼睛也看着火苗,好象那些火苗是笑他。伸手钻了钻耳朵,掏出一块灰黄的耳垢。挖了挖鼻孔,掏出小蛤螺似的一个鼻牛,奇怪!身上还出这些零七杂八的小东西!活了二十多年好象没作过一回自觉的掏耳垢和挖鼻牛,正和没有觉过脑子是会思想的,嘴是会说好话的器具一样!“老赵,”李景纯立起来说:“原谅我的粗卤不客气!大概你明白我的心!”

“明白!明白!”

“关于反对考试你还是打呀?”李景纯想往外走又停住了。“我不管了!我,我也配闹风潮!”

“那全在你自己的慎重,我现在倒不好多说!”李景纯推开屋门往外走。

“谢谢你,老李!”赵子曰不知不觉的随着李景纯往外走,走到门外心中一难受,低声的说:“老李!你回来!”“有话说吗?”

“你回来!进来!”

李景纯又走进来。赵子曰的两眼湿了,泪珠在眼眶内转,用力耸鼻皱眉不叫它们落下来。

“老李!我也有一句话告诉你!你的身体太弱,应当注意!”他的泪随着他的话落下来了!

只是为感激李景纯的话,不至于落泪。后悔自己的行为,也不至于落泪。他劝告李景纯了,他平生没作过!他的泪是由心里颤动出来的,是由感激,后悔,希望,觉悟,羞耻,一片杂乱的感情中分泌出来的几滴心房上的露珠!他的话永远是为别人发笑而说的,为引起别人的奉承而说的,为应酬而说的!他的唇、齿、舌、喉只会作发音的动作,而没有一回卷起舌头问一问他的心!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能由言语明白彼此的心,这是他第一次明白朋友的往来不仅是嘴皮上的标榜,而是有两颗心互相吸引,象两股异性的电气默默的相感!他能由心中说话了,他灵魂的颤动打破一切肢体筋肉的拘束,他的眼皮拦不住他的泪了!可是泪落下来,他心里痛快了!因为他把埋在身里二十多年的心,好象埋得都长了锈啦,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血淋淋的掏出来给别人看!

可是,到底他不敢在院中告诉李景纯,好象莫大的耻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从心中发出来的话!他没有那个勇气!“老赵!你督催着我运动吧!”李景纯低着头又走出去了。

欧阳天风和武端从学校回来,进了公寓的大门就喊:“老赵!老赵!”

没有应声!

欧阳天风三步两步跑到第三号去开门,开不开!他伏在窗台上从玻璃往里看:赵子曰在炉旁坐着,面朝里,两手捧着头,一动也不动。

“老赵!你又发什么疯!开门!”

“你猜怎么着?开门!”武端也跑过来喊。

赵子曰垂头丧气的立起来,懒懒的向前开了门。欧阳天风与武端前后脚的跳进去。武端跳动的声音格外沈重好听,因为他穿着洋皮鞋。

“你又发什么疯!”欧阳天风双手扶着赵子曰的肩头问。

赵子曰没有言语,这时候他的心还在嘴里,舌头还在心里,一时没有力气,也不好意思,叫他的心与口分开,而说几句叫别人,至少叫欧阳天风的粉脸蛋绣上笑纹的话。欧阳天风半恼半笑的摇晃着赵子曰的肩膀,象一只金黄色的蜜蜂非要把赵子曰心窝中的那一点香蜜采走不可。赵子曰心中一刺一刺的螫着,还不忍使那只可爱的黄蜂的小毛腿上不带走他一点花粉。那好似是他的责任。虽然他自觉的是那么丑的一朵小野菊!他至少也得开口,不管说什么说!“别闹!身上有些不合适!”他的眼睛被欧阳天风的粉脸映得有些要笑的倾向了,可是脸上的筋肉还不肯帮助眼睛完成这个笑的动作。他的心好象东西两半球不能同时见着日光似的,立在笑与不笑之间一阵阵的发酸!

“我告诉你!明天和商业大学赛球,你的‘游击’,今天下午非去练习不可!好你个老滑头,装病!”欧阳天风骂人也是好听的,撇着小嘴说。

“赛球得不了足球博士!”赵子曰狠了心把这样生硬的话向欧阳天风绵软的耳鼓上刺!这一点决心,不亚于辛亥革命放第一声炮。

“拉着他走,去吃饭!你猜怎么着?这里有秘密!”武端说。

武端的外号是武秘密,除了宇宙之谜和科学的奥妙他不屑于猜测以外,什么事他都看出一个黑影来,他都想用X光线去照个两面透光。他坐洋车的时候,要是遇上一个瘸拉车的,他登时下车去踢拉车的瘸腿两脚,试一试他是否真瘸。他踢拉车的,决没有欺侮苦人的心;踢完了,设若拉车的是真瘸,他多给他几角钱,又决没有可怜苦人的心;总而言之,他踢人和多给人家钱全是为“彻底了解”,他认为多花几角钱是一种“秘密试验费”。他从桌上拿起那顶假貂皮帽,扣在赵子曰的肉帽架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钱包,塞在赵子曰的衣袋里。他不但知道别人的钱包在那里放着,他也知道钱包里有多少钱;不然,怎配叫作武秘密呢!

“真的!我不大舒服,不愿出去!”赵子曰说着,心中也想到:“为什么不吃公寓的饭,而去吃饭馆?”“拉着他走!”武端拉着赵子曰的左臂,欧阳笑了一笑拉着他的右臂,二龙捧珠似的把赵子曰脚不擦地的捧出去。出了街门,洋车夫飞也似的把车拉过来:“赵先生坐我的!赵先生!”“赵先生,他的腿瘸!……”

两条小龙把这颗夜明珠捧到车上,欧阳天风下了命令:“东安市场!”武端四围看了一看,看到底有没有瘸腿拉车的。没有!他心中有点不高兴!

路上的雪都化了,经行人车马的磨碾,雪水与黑土调成一片又粘,又浓,又光润的黑泥膏。车夫们却施展着点、碾、挑、跳的脚艺(对手艺而言)一路泥花乱溅,声色并佳的到了东安市场。

“先生,我们等着吧?”车夫们问。

“不等,叫我们泥母猪似的滚回去?糊涂!”武端不满意这样问法,分明这样一问,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武秘密没有“包车”的秘密揭破,岂有此理!

“杏花天还是金瓶梅?”欧阳天风问赵子曰。

(两个,杏花天和金瓶梅,全是新开的苏式饭馆。)“随便!”赵子曰好象就是这两个字也不愿意说,随着欧阳天风,武端丧胆失魂的在人群里挤。全市场的东西人物在他眼中都似没有灵魂的一团碎纸烂布,玻璃窗子内的香水瓶,来自巴黎;橡皮作的花红柳绿的小玩意,在纽约城作的,——有什么目的?满脸含笑的美女们,比衣裳架子多一口气的美而怪可怕的太太们,都把两只比金钢钻还亮的眼睛,射在玻璃窗上;有的挺了挺脖子进到铺子里去,下了满足占据性的决心;有的摸了摸钱袋,把眼泪偷偷咽下去,而口中自言自语的说:“这不是顶好的货。”——这是生命?赵子曰在这几分钟里,凡眼中所看到的,脑中登时画上了一个“?”,杏花天?金瓶梅?我自己?……“杏花天!竭点‘绍兴黄’!”武端说。然后对欧阳天风耳语:“杏花天的内掌柜的,由苏州来的,嘿,好漂亮啦!”

到了杏花天的楼上,欧阳天风给赵子曰要了一盒“三炮台烟”。赵子曰把烟燃着,眉头渐渐展开有三四厘,而且忘了在烟卷上画那个含有哲学性的“?”。

“老赵!”武端说:“说你的秘密!”

“喝什么酒?”欧阳天风看了武端一眼,跟着把全副笑脸递给赵子曰。——“?”

“不喝!”赵子曰仰着脸看喷出的烟。心中人生问题与自己的志趋的萦绕,确是稀薄多了,可是一时不便改变态度,被人家看出自己喜怒无常的弱点。

欧阳天风微微从耳朵里(其实真说不出是打那一个机关发出来的。)一笑。然后和武端商量着点了酒,菜。赵子曰啷当一声把酒盅,跑堂儿的刚摆好的,扣在桌上。酒,菜上来,他只懒懒的吃了几口菜,扭着脖子看墙上挂着的“五星葡萄酒”的广告。

“老武!来!划拳!”

“三星!”“七巧!”“一品高升!”……赵子曰眼看着墙,心中可是盼着他们问:“老赵!来!”他好回答他们:“不!不划!”以表示他意志坚定。不幸,他们没问。

“欧阳!三拳两胜一光当!”武端提起酒壶给欧阳天风斟上一盅。然后向赵子曰说:“给我们看着!你猜怎么着?欧阳最会赖酒!”

赵子曰没言语。

“老武!”欧阳天风郑重其事的说:“不用问他,他一定是不舒服!他要说不喝,就是不喝,甚至连酒也不看!这是他的好处!”

赵子曰心里痛快多了!欧阳天风的小金钥匙,不大不小正好开开赵子曰心窝上那把愁锁。会说话的人,不是永远讨人家喜欢,而是遇必要的时候增加人家的愁苦,激动人家的怒气。设若人们的怒气,愁闷,有一定的程度,你要是能把他激到最高点,怒气与愁闷的自身便能畅快,满足,转悲为喜,破涕为笑。正象小孩子闹脾气到不可开交的时候,爽得叫他痛哭一场;老太婆所谓“哭出来就好了!”者,是也。对于不惯害病的,你说:“你看着好多了!”当他不幸而害病的时候,他因你这个暗示,那荷梗,灯心的功效就能增高十倍。可是对于以害病吃药为一种消遣的人,你最好说“你还得保养呀!‘红色补丸’之外,还得加些‘艾罗补脑汁’呀!”于是他满意了,你的同情心与赏识“病之美”的能力,安慰了他。

欧阳天风明白这个!

武端划拳又输了,拿起酒盅一仰脖,哗的一声喝净,把酒盅向赵子曰一亮:“干!”

赵子曰已经回过头来,又是皱眉,又是挤眼,似乎病的十分沈重。香喷喷的酒味一丝一絮的往鼻孔里刺,刺的喉部微微发痒。用手抓了抓脖子,看着好象要害“白喉”似的。“老赵!”武端说:“替我划,我干不过欧阳这个家伙!”赵子曰依旧没回答,手指头在桌底下一屈一伸的直动。然后把手放在桌上,左手抓着右手的指缝,好似要出“鬼风疙瘩”。

“老赵!”欧阳天风诚于中,形于外的说:“你是头疼,还是肚子不好?”

“疼!全疼!”赵子曰说着,立刻直觉得肚子里有些不合适。

“身上也发痒?”

“痒的难过!”

“风寒!”欧阳天风不加思索定了脉案。

“都是他妈的春二那小子,”赵子曰灵机一动想起病源,“叫我吃白薯,压住了风!”

“喝口酒试试?”欧阳天风说着把扣着的那只酒盅拿起来,他拿酒盅的姿式,显出十分恳切,至于没有法子形容。“不喝!不喝!”赵子曰的脑府连发十万火急的电报警告全国。无奈这个中央政府除了发电报以外别无作为,于是赵子曰那只右手象饿鹰捉兔似的把酒盅拿起来。酒盅到了唇边,他的脑府也醒悟了:“为肚子不好而喝一点黄酒,怕什么呢!”于是脖儿一仰灌下去了。酒到了食管,四肢百体一切机关一齐喊了一声“万岁!”眉开了,眼笑了,周身的骨节咯吱咯吱的响。脑府也逢迎着民意下了命令:“着令老嘴再喝一盅!”

一盅,两盅,三盅,舌头渐渐麻的象一片酥糖软津津的要融化在嘴里,血脉流动的把小脚指头上的那个鸡眼刺的又痒痒又痛快!四盅,五盅,……“肚子怎么样?”欧阳天风关心赵子曰差不多和姐姐待小兄弟一样亲切。

“死不了啦!——还有一点疼!一点!”

一,二,三,又是三盅!再要一斤!

“你今天早晨的不痛快,不纯是为肚子疼吧?”“老李——好人!他教训了我一顿!叫我回家去种地!好人!”

“好主意!”武端说:“你猜怎么着?你回家,他好娶王女士!哈哈!”

“李瘦猴有些鬼计多端呢!”欧阳笑着说。

…………

灯点上了,不知怎么就点上了!麻雀牌唏哩花拉的响起来,不知怎么就往手指上碰了!

“四圈一散!”赵子曰的酒气比志气还壮,血红的眼睛钉着那张雪白的“白板”。四圈完了。

“再续四圈,不多续!明天赛球,我得早睡!”…………

“四点钟了!睡去!养足精神好替学校争些光荣!体育不可不讲,我告诉你们,小兄弟们!”

喔——喔——喔!鸡鸣了!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赵子曰念罢,倒在床上睡起来。他在梦中又见着李景纯了,可是他祭起“红中”“白板”把李景纯打的望影而逃!

商业大学的球场铺满了细黄沙土,深蓝色的球门后面罩上了雪白的线网。球场四围画好白灰线,顺着白线短木桩上系好粗麻绳,男女学生渐渐在木桩外站满,彼此交谈,口中冒出的热气慢慢的凝成一片薄雾。招待员们,欧阳天风与武端在内,执着小白旗,胸前飘着浅绿的绸条,穿梭似的前后左右跳动,并没有一定要作的事。几个风筝陪着斜阳在天上挂着,代表出风静云清初冬的晴美。斜阳迟迟顿顿的不忍离开这群男女,好似在他几十万年的经验中,这是头一次在中国看见这么活泼可爱的一群学生。

场外挽着发辫的卖糖的,一手遮着冻红的耳朵吆喝着:“梨糕口歪——酥糖呕!”警区半日学校的小学生,穿着灰色肥肿的棉短袄,吆喝着:“烟来——烟卷儿!”男女学生头上的那层薄雾渐次浓厚,因为几百支烟卷的燃烧凑在一块儿,也不亚于工厂的一个小烟筒。地上的白灰线渐次逐节消灭,一半是被学生的鞋底碾去,一半是被瓜子,落花生的皮子盖住。

赛球员渐渐的露了面:商业大学的是灰色运动衣,棕色长毛袜,蓝色一把抓的小帽。名正大学的是红色运动衣,黑毛袜,白小帽。要是细看他们身上穿着的,头上戴着的,可以不用迟疑的下个结论:“一些国货没有!”虽然他们有时候到杂货店去摔毁洋货。球员们到场全是弯着腿,缩着背,用手搓着露在外面的膝部,冻的直起鸡皮疙瘩,表示一些“软中硬”运动家的派头。入场之先,在场外找熟识的人们一一握手:“老张!卖些力气!”“不用多赢,半打就够!”“老孙!小帽子漂亮呀!”“往他们腿上使劲踢,李逵!”……球员们似乎听见,似乎没听见,只露着刚才刷过的白牙绕着圈儿向大家笑。到了场内,先攻门,溜腿,活动全身,球从高处飞来,轻轻的用脚尖一扣,扣在地上。然后假装一滑,脊背朝地,双脚竖起倒在地上。别个球员脚尖触地的跑过来,拾起皮球向倒在地上的那位膝上一摔,然后向周围一看,果然,四围的观众全笑了!守门的手足并用,横遮竖挡的不叫球攻入门内。有时候球已打在门后的白线网上,他却高高一跳,摸一摸球门的上框,作为没看见球进了门。……赵子曰到了!哈啦!哈啦!“赵铁牛到了!”“可不是铁牛!”黑红的脸色,短粗的手脚,两腿故意往横着拐,大叉着步,真象世界无敌的运动家。运动袜上系了两根豆瓣绿的绸条,绿条上露着黑丛丛的毛腿。一腿踢死牛,无疑的!

他在场外拉不断,扯不断的和朋友们谈笑。又不住的向场内的同学们点手喊:“老孟!今天多出点汗呀!”“进来溜溜腿?”“不用!有根!”说着向场内走,还回着头点头摆手。走到木桩切近,脚绊在麻绳上,整个大元宝似的跌进场内。四围雷也似的笑成一阵:“看!铁牛又耍花样呢!”他蹬了蹬腿,打算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可是他头上发沈,心中酸恶,怎么也立不起来。招待员们慌了:“拿火酒!火酒!”一把一把的火酒咕唧咕唧的往他踢死牛的腿上拍。……“成了!成了!”他勉强笑着说:“腿上没病,脑袋发晕!”

“老赵的腿许不跟劲,今天,你猜怎么着?”武端对欧阳天风说。

“别说丧气话!”

嘀——嘀——

评判员,一个滚斗筋似的小英国人,双腮鼓起多高把银笛吹的含着杀气。

场外千百个人头登时一根线拉着似的转向场内。吸烟的把一口烟含在口中暂时忘了往外喷,吃瓜子的把瓜子放在唇边且不去嗑。……

场内,球员站好,赵子曰是左翼的先锋。

嘀——嘀!

赵子曰一阵怪风似的把球带过中线,“快!铁牛!Iongsh-oot!”把他自己的性命忘了,左旋右转的往前飞跑。也不知道是球踢着人,还是人踢着球,狮子滚球似的张牙舞爪的滚。

敌军的中卫把左足向前虚为一试,赵子曰把球向外一拐,正好,落在敌军中卫的右脚上,一蹴把球送回。“哈啦!哈啦!”轰的一声,商业大学的学生把帽子,手巾,甚至于烟卷盒全扔在空中,跳着脚喊。

“糟——糕!老赵!”赵子曰的同学一齐叹气。

这一分钟内,商业大学的学生都把眼珠努出一分多,名正大学的全把鼻子缩回五六厘!

赵子曰偷偷往四围一看,千百个嘴都象一致的说:“老赵糟糕!”他装出十分镇静的样子,把手放在头上,隔着小帽子抓了一抓;好象一抓脑袋就把踢球的失败可以遮饰过去。(不知有什么理由!)正在抓他的脑袋,恰好球从后面飞来,正打在他的手上,也就是打在头上。他脑中嗡的响了一声,身子向前倒去,眼中一亮一亮的发现着:“白板,”“东风,”“发财!”耳中恍惚的听见:“Timeout!”跟着四围的人声嘈杂:“把他抬下来!”“死东西!”“死牛!”“评判员不公!”“打!打!”

欧阳天风跑进去把赵子曰搀起来。他扶着欧阳慢慢走到球门后,披上皮袍坐在地上。他的同学们还是一个劲儿的喊“打!”东北角上跟着有几个往场内跑,跑到评判员的跟前,不知为什么又跑回去了。后来才知道那几位全是近视眼,在场外没有看清评判员是洋人,哼!设若评判员不是洋人?“哈啦!哈啦!”商业大学的学生又喊起来。赵子曰看得真真的,那个皮球和他自己只隔着那层白线网。

诗人周少濂缩着脖子,慢慢的扭过来,递给赵子曰一个小纸条:

“这赤色军,输啦!

反干不过那灰色的小丑鸭?

可是,输了就输了吧,有什么要紧,哈哈!”